济南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这些塑料行业污染的黑历史,你知道吗?

2021年08月19日 济南机械设备网

这些塑料行业污染的黑历史,你知道吗?

p25_b.jpg

概述

• 科学家从20世纪中叶开始意识到海洋塑料的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人们对该问题的性质和严重性的了解日益加深。

• 在不晚于20世纪70年代,大型化学和石油公司以及行业团体开始意识到海洋塑料问题。

• 塑料生产商通常的立场是,只对树脂颗粒形式的塑料废弃物负责,不控制其他形式的塑料废弃物。

自20世纪40年代后期以来,塑料在消费品中的使用呈指数增长。在增长伊始的数年,观察员开始记录环境中的塑料污染,其中就包括全球的海洋塑料污染问题。

塑料的耐用性使其成为一种需要特别关注的污染物。并且,当更多塑料产品被生产出和被丢弃,其影响会不断累积。

随着海洋塑料污染问题越来越受到公众关注,开始调查哪些行业参与者了解到海洋污染问题、以及对海洋污染问题关注持续的时间尤为重要。这些行业参与者包括塑料树脂制造商和向其提供化学原料的化石燃料公司。本文的其余部分简要介绍了公众和行业对海洋塑料污染的认识的历史。尽管这个历史记录很详细,但是还远远不够全面,未来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海洋塑料污染的早期记录:“塑料对环境和生态系统没有危害?”

研究人员从二十世纪中叶开始注意到塑料对海洋动物造成的危害。早期关注海洋塑料的观察家特别担心海洋动物会被遗弃的渔具和其他塑料废弃物缠住。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指出, 在20世纪50年代前,许多渔具和陆基一次性用品都是由可生物降解的产品制成,例如麻绳或纸袋[1]。

当塑料成为渔具的首选材料,人们越来越担心这种在环境中不会迅速分解的材料会对动物造成缠绕威胁。这种担忧是正确的,在对“海龟被缠绕”的案例逐个分析后,来自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乔治·巴拉兹(George Balazs)指出,没有一个案例发生在50年代之前,并且几乎所有案例都发生在1970年以后[2]。

尽管早期的重点是渔具,但科学界和工业界也关注到其他形式的塑料废弃物,包括陆地来源的废弃物。20世纪50年代末,也开始出现海龟吞食塑料袋或其他塑料制品的传闻[3]。

早在1960年,研究人员就在海鸟的胃和消化道中发现了塑料[4],这些海鸟包括新西兰[5]和加拿大[6]的海燕以及北大西洋的海雀[7]等。

p25_b.jpg

叼食塑料垃圾的海鸟 图 | Wikicommons

除了对海洋动物的研究之外,其他一系列确定海洋石油污染的性质、来源和后果的实验也在同步进行。197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发起了一次关于海洋环境中石油的输入、命运以及影响的研讨会。尽管研讨会的重点是石油,但也有研究指出,海洋表面存在大量塑料碎片[8]。

此外,由于对海洋焦油的研究包括对附着在石油颗粒上的微生物和毒素的研究,一些研究人员还研究了附着在塑料上的污染物。一篇文章指出,“在沿海水域,球状聚苯乙烯很丰富。细菌和多氯联苯(PCB)被发现与这些颗粒有关,这些颗粒被许多水生生物摄入。” [9]

p25_b.jpg

石油泄漏 图 | Pixabay

这些研究提供了早期证据,表明塑料不仅在海洋中积累,还会聚集其他污染物(成为它们的载体),使其变得更加危险。

此次研讨会中的部分研究是由埃索、雪佛龙和美国石油研究所的科学家参与或资助的。这表明,石油化工行业已经在(或应该已经在)不晚于1973年了解到海洋调查中塑料的存在。

很明显,石油化工行业不仅了解塑料的环境寿命,而且将其寿命长的特点吹捧为一种好处[10]。1973年,来自于塑料工业协会(SPI)的努斯普林格(E.S.Nuspliger)在一篇关于塑料问题的信件中指出,“不可生物降解的性质使塑料成为‘卫生填埋场中理想的材料’[11]。因为它们不会生物降解,所以不会产生污染的气味或气体。它们也不会像控制不当的垃圾填埋场中腐烂的有机物一样,造成地下水污染。”(现在来看,这种说法当然非常可笑,汗)

同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召开了另一个研究海洋污染物的研讨会,随后发表了一份题为《评估潜在海洋污染物》的报告[12]。与会者中包括杜邦公司(DuPont)、陶氏公司(Dow)和孟山都化学公司( Monsanto Chemica)(现在的伊斯曼Eastman)的代表[13]。在对海洋垃圾的调查中发现,塑料在海洋垃圾报告中很突出,尽管它在垃圾总量中占比较小。[14]研究人员承认,虽然在撰写该报告时,海洋系统没有发生广泛而显著的变化,然而,关于污染物的积累是否会对海洋产生重大影响,还需要进行更多研究[15]。(编者注:现在,塑料废弃物已占到海洋垃圾总量的60%-80%,甚至更多[16]。)

p25_b.jpg

图 | Pixabay

到197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举办了两次研讨会,一次由石油行业参加,另一次由主要的塑料制造商参加。两次研讨会的结果都显示,塑料在海洋环境中大量存在。尽管科学家们尚未把这一问题描述为“危机”,但已有大量研究表明,塑料碎片对海洋生物的健康有害,而且这种伤害正在加剧。

然而,1974年,英国塑料联合会理事会(the Council of the British Plastics Federation)的一位成员和塑料研究所(the Plastics Institute)的一位研究员声称,塑料垃圾在所有垃圾中所占的比例很小,虽然人们把它看作眼中钉,但它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17]。

美国第一届全国包装废弃物大会:“一次性饮料瓶和难以回收的包装材料

是消费者需求?”

业界普遍关注的除了海洋中的塑料和海洋垃圾问题外,还有废弃物的问题(对废弃物的管理也与海洋污染问题息息相关)。1969年9月,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召开了美国第一届全国包装废弃物大会[18]。与会者包括来自陶氏、杜邦、美孚、美国石油公司(AMOCO)、雪佛龙、宝洁公司、斯坦福研究所和塑料工业协会等机构的代表[19] 。

塑料毫无意外地成为会议上众多演讲的重点。陶氏化学公司的托马斯·贝林(Thomas Becnel)进行了题为《塑料包装废弃物》的演讲[20]。他在演讲中反复强调,塑料废弃物的问题该归结于塑料本身的材质,而不是只有特定一两种塑料产品才会带来问题。“讽刺的是,分子结构一方面使塑料大受欢迎,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废弃物处理上的难题。”[21]此外,他承认填埋不是长久之计——“问题只是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他还提出,焚烧是解决塑料废弃物问题的唯一可行的方法[22]。

其他与会者讨论了塑料的重复使用和可回收性的问题。他们一再指出,难以回收或无法回收的材料的开发以及一次性容器的激增是供给方逐利的产物,并不是消费者需求的结果。

埃里克·奥特沃特(Eric B.Outwater)是一位塑料行业内人士[23],他解释了不再使用饮料瓶“押金制”的原因。他指出,每从市场上移除1个“押金制”饮料瓶,意味着多销售20个一次性饮料瓶[24]。另一位行业参与者阿尔森·达尔内(Arsen J.Darnay)认为,这正是一次性塑料容器市场发展背后的强大动力[25]。来自加州明天(California Tomorrow)的阿尔弗雷德·海勒(Alfred Heller)曾告诫业界:“拿消费者当挡箭牌,然后宣称包装废弃物的激增只是在回应消费者需求。”[26]

p25_b.jpg

一次性塑料容器真的是消费者需求吗?图 | Pixabay

奥特沃特和达尔内也提到了复合材料包装的问题。他们都将复合材料描述为“几乎不可能回收利用”,因为“对复合材料的回收几乎不具备经济意义”[27],因为这些材料“在使用后是几乎无法回收的”[28]。

目前在亚洲,反对“小包装”(sachets)的呼声和运动正越来越多。“小包装”是一种小型的复合材料包装,在功能上无法重复使用或回收。值得深思的是,这种产品的不可回收性在约50年前就已经为人所知,且被吹捧为一种商业优势。(关于塑料小包装,点击阅读更多:贫穷会加剧塑料污染?)

菲律宾自由岛海滩上,垃圾堆中的一次性小包装高露洁牙膏 图 | Reuters

公共协调以解决问题:“谁该为塑料污染负责?”

到了20世纪80年代,海洋污染已经成为了无法忽视和回避的问题。1984年,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主办了第一次关于海洋废弃物命运和影响的研讨会[29]。虽然与会者没有明确确定行业代表,但很明显在这个时间点上,相关从业者已深刻认识到管理塑料废弃物的必要性。在研讨会中,一位美国国家野生动物官员指出,塑料工业协会已经拨款500万美元建立塑料回收基金会和研究所,积极寻求使大量回收塑料经济可行的方法[30]。此外,她还宣布,塑料行业正在研究生产在紫外线照射下更快降解的塑料[31]。

1989年,塑料工业协会(SPI)正式参与第二届国际海洋废弃物会议[32]。塑料工业协会的立场是,几乎所有的塑料污染都超出了塑料行业的“控制范围”,但塑料工业协会需要对可能最终流入海洋的塑料树脂颗粒的处理负责[33]。

p25_b.jpg

海滩上的塑料颗粒 图 | Greenpeace

塑料行业在谈及海洋废弃物问题时通常有两种立场:第一种是,他们声称只对塑料树脂颗粒和薄片负责,因为塑料最终产品是不受行业控制的;第二种是,他们也需要促进重复使用、回收和适当的废弃物管理的开展。

1985年,美国塑料工业协会成立了塑料回收和研究中心[34]。11年后的1996年,该中心因行业不再为其提供资金而关闭[35]。此次关闭被形容为“塑料行业对回收利用支持减少的一个标志”[36]。2016年,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首届“我们的海洋”(Our Ocean)会议上,陶氏化学宣布将投资280万美元以提高塑料回收和重复使用率[37]。

大型树脂生产商保护下游塑料产品:“反对塑料袋禁令!”

虽说塑料购物袋是塑料的一个常见且易于识别的代表,但人们通常无法将塑料袋与供应端上游的制造商联系起来。例如,美国的第一个塑料购物袋是在1976年由美孚石油公司(现在的埃克森美孚)推出的[38]。(关于塑料与石化行业的联系,点击阅读更多:石化、塑料与化石燃料:你了解这些产业间的联系吗?)

最近,人们越来越担心一次性塑料袋带来的负面影响,从而推动了新一轮对一次性塑料袋征税或实施禁令的浪潮[39]。另一边,石化与塑料行业中的相关组织却一直在极力阻挠此类法规与监管的推行。

代表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陶氏(Dow),里昂德巴塞尔(LyondellBasell),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等[40]大型石化公司的美国化学委员会(ACC)经常牵头反对塑料袋禁令相关法规。在加州2007-2008年的立法会议期间,美国化学委员会领导了一个由七个主要树脂生产商组成的团体,发起了反对塑料袋禁令的运动,该运动耗费570万美元[41];之后,在2009年,美国化学委员会花费150万美元以推翻西雅图的一项塑料袋征税立案[42];在2010年加州立法机构考虑在全州范围内实施塑料袋禁令时,又花费200多万美元以试图阻止立法[43]。这几个例子说明了:在供应链上游的树脂制造商如何密切关注,并采取行动保护其下游的塑料产品。

结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石油基塑料的广泛使用,科学界很快就意识到了海洋塑料的问题,这种意识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持续提高。

石化行业和塑料制造商在不晚于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了解到一般的塑料废弃物问题,并且认识到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以及不同解决方案的可行性。随后,在不晚于20世纪70年代,他们意识到海洋塑料问题,开始参与到研讨会和大型会议中,积极讨论这些问题并寻求解决方法。

起初,塑料行业选择忽视海洋塑料问题,声称这只是一种海上的装饰品。现在,塑料行业承认了海洋塑料问题的严重性。然而,树脂生产商在促进塑料重复使用和回收利用的同时[44],也在持续反对地方对塑料制品的监管与限令。

图 | Greenpeace

尾注

[1]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Marine Debris Program, 2014 Report on the Entanglement of Marine Species in Marine Debris with an Emphasis on Spec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2 (2014).

[2] George H. Balazs, Impact of Ocean Debris on Marine Turtles: Entanglement and Inges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Workshop on the Fate and Impact of Marine Debris, at 387 (1985).

[3] See id.; Stephen E. Cornelius, Marine Turtle Mortalities Along the Pacific Coast of Costa Rica,1975(1) Copeia, at 186 (1975).

[4] Peter G. Ryan, A Brief History of Marine Litter Research in Marine Anthropogenic

Litter (M. Bergmann et al. eds., 2015).

[5] See P. C. Harper & J. A. Fowler, Plastic Pellets in New Zealand Storm-Killed Prions (Pachyptila spp.) 1958-1977, 34 Notornis 100 (1987).

[6] See Stephen I. Rothstein, Plastic Particle Pollution of the Surface of the Atlantic Ocean: Evidence from a Seabird, 75 Condor 344 (1973).

[7] See Ryan, supra note 4, at 4 (citing B. Berland, Piggha Og Lundefugl Med Gummistrik, 24 Fauna, Oslo, at 35 (1971)).

[8] See generally,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cean Affairs Board, Background Papers for a Workshop on Inputs, Fates, and Effects of Petroleum in the Marine Environment (1973).

[9] Id. at 388.

[10] See E. S. Nuspliger, Plastics in the Environment, 35(4) The American Biology Teacher 230(1973).

[11] Id.

[12] Se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Assessing Potential Ocean Pollutants(1975).

[13] See id.

[14] Id. at 423.

[15] Id. at 430.

[16] Moore CJ. Synthetic polymers in the marine environment: a rapidly increasing, long-term threat. Environ Res. 2008 Oct;108(2):131-9.

[17] Jose G. B. Derraik, The Pollution of the Marine Environment by Plastic Debris: A Review, 44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842, 842 (2002).

[18] U.S. Envtl. Prot. Agency, Proceedings: 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1971).

[19] See id. at v-vi.

[20] See Thomas B. Becnel, Wastes from Plastic Packages, in Proceedings: 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85 (1971).

[21] Id. at 85.

[22] Id. at 87.

[23] Eric B. Outwater is listed on the participants list as a representative from the 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Conservation of our Environment (“FORCE”), however, is considered an industry member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representing packaging firm Stuart and Gunn. See U.S. Envtl. Prot. Agency, supra note 17, at iv, vi. Ostensibly a not-forprofit corporation, FORCE was created on August 8, 1969, just over a month before the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and what little documentation exists about this group suggests it maintained close ties to the packaging industry. See Entity Information for 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Conservation of our Environment,www.dos

.nv.gov (under “Businesses” tab, click “Business Search”and search for “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Conservation of our Environment”).

[24] Eric B. Outwater, Packaging – U.S.A., in Proceedings: 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1, 8 (1971).

[25] Arsen J. Darnay & Willian E. Franklin, The Changing Dimensions of Packaging Wastes, in Proceedings: 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11, 14 (1971).

[26] Alfred Heller, The “Bias” of the Concerned Citizen Toward Packaging Wastes, in Proceedings: 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ckaging Wastes 53, 54 (1971).

[27] Outwater, supra note 23, at 7.

[28] Darnay & Franklin, supra note 24, at 16.

[29] See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Workshop on the Fate and Impact of Marine Debris (1985). [hereinafter First Marine Debris Conference].

[30] Id. at 158. See also Leo H. Carney, The Environment, N.Y. Times (Sept. 15, 1985).

[31] See First Marine Debris Conference, supra note 28, at 158.

[32] See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arine Debris 1077 (1990).

[33] Id.

[34] See Nancy A. Wolf & Ellen E. Feldman, Plastics: America’s Packaging Dilemma 80 (1991).

[35] News Brief, BuildingGreen, Rutgers Center for Plastics Recycling Research Closing (Nov. 1, 1996).

[36] Id.

[37] Press Release, Dow Chemical, Dow commits $2.8 million toward collaborative efforts to reduce marine debris (Sept. 16, 2016).

[38] See Susan Freinkel, Plastic: A Toxic Love Story 144 (2011).

[39] See Lily Kuo, After Issuing the World’s Harshest Ban on Plastic Bags, Kenya Adjusts to Life Without Them, Quartz (Aug. 31, 2017).

[40] See Member Companies, American Chemistry Council.

[41] See Freinkel, supra note 38, at 163.

[42] See id. at 164.

[43] See id. at 165.

[44] See, e.g., Operation Clean Sweep.

本文编译自 “Fueling Plastics”系列中的第三篇报告《塑料行业对海洋塑料问题的认识》该系列由国际环境法中心(CIEL)发布,揭示了化石燃料和塑料工业之间的联系,并倡导研究塑料全生命周期,从源头和根本上解决塑料危机。